首页 > 承德新闻 > 正文

景德镇眼科医院v4c,景德镇眼科医院哪个好,景德镇眼科医院 排名

景德镇眼科医院v4c,

斯图尔特带领学员在深圳街头拍摄(大乾供图,宣润拍摄)

吉尔登和斯图尔特(大乾供图,宣润拍摄)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孟迷

  “如果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著名战地摄影师、玛格南图片社创始人之一罗伯特·卡帕的这句名言,影响了世界上无数的摄影师与摄影爱好者。

  玛格南“街拍大师”布鲁斯·吉尔登(Bruce Gilden)就是其中之一,他也有着自己广为流传的名言:“我以极其逼近的拍摄距离出名,并且,越来越近。”

  另一位玛格南“街拍大师”马特·斯图尔特(Matt Stuart),则对于街拍的态度相对温和一些:“买一双舒适的鞋子,时刻挂着相机,肘部贴近身体,多一点耐心和乐观,最后别忘了脸上的微笑。”

  4月26—30日,吉尔登和斯图尔特一同来到深圳,担任“不一样的视界——玛格南摄影实践工作坊”的导师,为来自全世界各地的26位摄影师“传道授业”,指导每名学员完成一组关于深圳的街头摄影作品,并于5月1日—18日在深圳万象城举办“跟着玛格南摄影师街拍深圳”特展,呈现工作坊摄影师探索深圳的城市影像日记。

  本次工作坊作为2017第四届国际城区影像节的首个重磅活动,还开启了玛格南图片社成立70周年在中国的一系列影像计划的序幕。从4月底开始一直到今年底,影像节将呈现与玛格南相关的6场大型作品展览、6次公开讲座、3场学术论坛、2个玛格南摄影实践工作坊,以及一个为期15天的玛格南摄影师驻留创作项目等。

  其中最重磅的莫过于,玛格南图片社创始人之一、罗伯特·卡帕的影像回顾展,该展将是中国首次系统性地完整回顾罗伯特·卡帕的影像人生,展出内容将包括卡帕1932—1954年的经典黑白作品,以及杂志文献、摄影画册、录音、纪录片等。而在明年,“狗——艾略特·厄韦特作品专题展”和“约瑟夫·寇德卡摄影作品回顾展”等展览也将陆续来到中国。

  影像节由国际城区影像节组委会主办,大乾艺术机构策划运营,深圳福田区委宣传部(文体局)和深圳福田区人民政府外事(港澳)办公室协办,得到了深圳华润万象城、回酒店、i-GO特别支持。

  大乾艺术执行总监陈东表示,该系列活动将把众多玛格南大师的世纪经典植入开放的城市公共空间,此外通过玛格南摄影师在深圳的驻留创作项目及讲座等,在影像与公众之间建立有机的链接和互动。

  在首期“玛格南摄影实践工作坊”期间,本报记者专访了布鲁斯·吉尔登和马特·斯图尔特。

  马特·斯图尔特:

  “迷失”街头, 多拍照少说话

  2016年才加入玛格南图片社、如今已荣升玛格南工作坊导师的马特·斯图尔特,曾经也是报过玛格南摄影班的——斯图尔特1974年出生于伦敦西郊,少年时代过得浑浑噩噩,不学无术,业余摄影师父亲便为他报了一个玛格南摄影班,没想到真的激发了他对摄影的兴趣。

  那时,斯图尔特的奶奶不幸去世,为他留下了一笔3000英镑的遗产,他可以选择用这笔钱去还信用卡上的账,但最终选择买了一部莱卡相机。那会儿还特别“菜”的他还只能做一件最低级的事情——模仿。但渐渐地,他从模仿中确立自己的风格,不再做一台“复印机”。

  斯图尔特被称为“街头摄影魔术师”,他以过于常人的好奇心视角切入到转瞬即逝的街头生活,从普通中截取独特的画面,利用错综交织的三维空间和偶然性的色调搭配组合,营造出一幅幅富有讽刺、幽默、触动人心的街头浮世绘相片。

  他说,街头摄影的本质还是摄影,就好比手机摄影的本质也是摄影一样,“没有所谓的风格,不要想太多,去拍就是了。”斯图尔特说,“你拍的照片,就是你自己的性格,选择有意思的拍摄对象,拍摄自己喜欢拍的东西,这就是你的风格。”

  斯图尔特的拍摄风格是,让自己在街头“迷路”。“我根本不在乎在哪里拍摄,只在乎在街道上遇到的那些人。”

  工作坊上,斯图尔特带领着学员外出街拍,通过行动来分享自己工作方式:如何巡视街头、介入街头、融入街头,以及如何在充满偶然性的街头摄影中对拍摄时机、色彩、构图等元素进行把握。“街拍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公众场合永远有很多事情在发生。”

  在吉尔登的工作坊上,曾有学员提问“是否可以一边拍摄一边与拍摄对象交谈”,当时吉尔登幽默地回答:“通常来说还是闭嘴吧,这是大部分人对我的工作坊的看法。”

  对此,斯图尔特也有同样的看法。在工作坊上,他发现不少学员需要用语言去补充解释自己摄影作品的意图,“如果需要文字作过多解释,那么这就不是一张好照片,好的照片只需要用影像就可以表达了。”

  布鲁斯·吉尔登:

  模仿无用, 要学会自我启发

  工作坊开营第一天,布鲁斯·吉尔登就跟学员说:“我来这里是要帮你建立自己的摄影视觉体系,而不是教你怎么拍照的!”而在面向大众的公开讲座上,他也强调:“要拍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吉尔登1946年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打从攒钱买第一台相机(米兰达相机)到首个专题摄影项目(拍摄纽约旅游胜地康尼岛),亦或是去到英国、日本等国家拍摄当地的黑帮,他已在全世界的街头拍摄了40年,并于2002年成为玛格南图片社的正式会员,被誉为当代最出色的街头摄影师之一。

  闪光灯是吉尔登街拍的一大特色,他常常通过“从天而降”的手持闪光灯,“肉搏式地”将走动的路人从街头强硬地抽离到底片上,让作品画面极具活力和强烈对比的戏剧性。“我也是花了一年的时间才真正开始持续的使用闪光灯,其中一个原因是,闪光可以使得主体从背景中隔离出来。”

  “你们以为拉着一个陌生人拍照容易吗?这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算我拍了那么多年,我依旧觉得困难。”吉尔登在工作坊上坦言,街拍是最难的,因为你不能控制场景,只能选取。

  很多摄影晚辈会模仿吉尔登的风格,对此他表示,如果仅仅是模仿风格,不可能有人会比自己拍得更好。“我一直强调,你可以被我所启发,但不能完全学我,得到启发后要发展出属于自己的风格,最终那是你自己,而不是我。”吉尔登说,自己也从很多著名摄影师的作品中得到过启发,但绝不会去模仿任何一个人的风格。

  “我拍的每一张照片,其实都在拍摄我自己。”吉尔登通过街头摄影,折射出的都是自己的生活体验和内心世界。他说,自己不会带着任何预设去拍摄一座城市,因为城市只是一个地理位置而已,他真正在乎的是人本身。

  这一次来到深圳街拍,吉尔登说:“值得庆幸的是,拍摄了40年至今,我仍然能从摄影中发掘新鲜感。”跟随他一起拍摄的广州学员关凯恒说,5天的工作坊时间不能妄想对技术有多大提升,但吉尔登确实给每位学员带来了可能性、方向感,以及照片的厚度和力量,最重要的是,身为一个摄影师的自豪与快乐。

相关热词搜索:承德市 家庭

上一篇:承德市对离退休人员养老金领取资格进行信息采集
下一篇:最后一页